1. <small id="kqlsn"></small>
        <code id="kqlsn"></code>
        <mark id="kqlsn"></mark>
      1. 中國青年網

        新聞

        首頁 >> 時政 >> 正文

        【走向我們的小康生活·決戰決勝脫貧攻堅】蘇蘇村復蘇記

        發稿時間:2020-07-04 11:18:01 作者:中青報·中青網記者 寧迪 王培蓮 視頻制作:中青報·中青網記者 李若一 來源: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

          蘇蘇村“摘帽”了。

          2019年底,全村107戶貧困戶全部脫貧。村子里迎來了高光時刻。

          

          位于黑龍江佳木斯市樺川縣悅來鎮的蘇蘇村,過去因為村干部懶政、村民上訪而“名聲在外”。村里最窮時負債300多萬元,在悅來鎮17個村的考核排名常年居于后三位。

          2017年,駐村工作隊到這里開展精準扶貧,兩年多下來,“抓黨建、促脫貧,正村風、扶民智”,蘇蘇村復蘇了。全村跨過了貧困線,正在齊力奔小康。

          黑三星村來了駐村第一書記

          蘇蘇村的歷史最早可追溯到金代,早年曾是赫哲族村落,在赫哲語里,“蘇蘇”意指“草木繁盛的地方”。

          但現實里的蘇蘇村卻“長歪”了。村黨委書記齊更春從小在這里長大,他記得80年代初村里有生產隊,村民們干活很有積極性,村里的秧歌隊遠近聞名,大家很有精氣神。但這十幾年,許多村戶住在破舊的土坯房里,臟水亂潑、垃圾成堆的陋習隨處可見,村里路兩邊雜草叢生。

          20多年前,齊更春當上了村委會委員,村里的領導班子軟弱渙散,答應老百姓的事情經常說了不算、算了不說,村里先后換過幾任村長和黨支部書記,還是老樣子。

          村民們有困難,經常找不到村干部。時間一長,村里傳出了一句順口溜:“村委會不見人、鎖頭總是把大門;一問就是不知道,愿意哪告就哪告”。

          村干部和村民之間的矛盾越積越多,本來能在基層化解的矛盾,村民們無奈只能找上縣里。慢慢地,這里變成了有名的“黑三星”村——軟弱渙散村、貧困村、上訪村。

          改變的出現從2017年夏天開始,百草正茂、百花競開的時節里,呂維彬和兩名同事作為扶貧駐村隊來到蘇蘇村。呂維彬是黑龍江省農發行派出的一名57歲老將,來村里擔任駐村第一書記。

          剛到村里沒多久,村委會門口就聚集了二三十個村民提訴求,和村干部們見面,呂維彬覺得他們沒啥精氣神,遇事先想困難不想辦法。

          駐村工作隊到這里的第一件工作,就是挨家挨戶走訪、摸底調查,確定精準扶貧的貧困戶。六月正值農忙,村民們一大早天剛亮就下地干活,天黑了才回來。呂維彬一行只能“倒時差”,晨曦深夜入戶,半個月走訪下來,呂維彬聽到最多的就是村民們對領導班子的不滿。

          “要想抓扶貧,真是難上難!碧K蘇村765戶村戶中有107戶貧困戶,呂維彬知道,問題的根子在領導班子、在老百姓的觀念上,蘇蘇村想要脫胎換骨拔窮根,領導班子要先做好全村的領路人,貧困戶不能坐在家里炕上“等靠要”。

          呂維彬來之前,村子里有1年多沒有黨支部書記,只有村主任主持工作,黨支部不開會、不學習、不搞活動!白h建、促扶貧!眳尉S彬決定要扶貧先把黨支部扶起來。

          不到1個月,蘇蘇村原村委會的駐地改建成了面積為300平方米的黨建中心,在里面設置了黨員活動室、黨建檔案室、支部升級室、村級發展室、脫貧攻堅室、文化展示室和體育健身室7個“主題室”。 黨支部開始定期組織活動,帶領黨員去先進村學習,還從組織紀律、遵紀守法、致富引領等十個方面設立了“十星級”的黨員評定標準。

          蘇蘇村共有黨員37名,有的老黨員對村委會不信任。呂維彬知道,一定要做點實事,才能讓大家心往一處使。為了實現“兩不愁三保障”( “兩不愁”是農村貧困人口不愁吃、不愁穿;“三保障”是保障其義務教育、基本醫療和住房安全),村兩委先幫著村民改造危房100多戶。

          村里當時沒有統一的垃圾回收站,有些村民們垃圾出門就倒、找空就倒,后來,每家每戶門口安放了垃圾桶,保潔員定時進行轉運,每家每戶蓋了室內廁所。村子里的路,過去一下雨就坑坑洼洼,沒法走,后來鋪上了水泥路,有的村民家里的雨靴也穿不上了。

          駐村工作隊的加班加點,齊更春都看在眼里。起初,齊更春把他們當“客人”,“早晚都有回去的時候,過段時間就走了!睕]想到,“客人”來了之后,忙東忙西的,讓“主人們”坐不住了。

          呂維彬比齊更春大10多歲,齊更春看著老呂一個外來人這么努力幫村子脫貧,自家人沒有理由不努力。村兩委開始一起忙,大家的關系也走得更近了。

          “喝點水抽顆煙,糊弄一天是一天”的日子成為了過去式。

          駐村三個月以后,村里上訪的人數大幅度減少。村委會不分周末日常,每天都要留人。

          齊更春的手機24小時開機。過去,家里有幾晌地,因為工資收入少,齊更春把很多心思都放在地里。脫貧工作開展后,他把家里的地承包出去,一心撲在了村子上。

          2017年末,蘇蘇村傳來了一個好消息,經過上級評選,軟弱渙散村的“帽子”摘掉了。蘇蘇村的基層黨組織建設有模有樣,村兩委的領導班子配齊了,從外地回來的大學生還當上了村委會的會計。

          村里有了第一個集體企業

          領導班子有了精氣神,村里又開始“以1帶3”,讓黨員帶頭,喚醒村民們的精氣神。

          于恩江是村里的老黨員,也是村里第一批建檔立卡的貧困戶,呂維彬走訪的時候發現他家境困難,一家四口住在52平米的土坯房,房子是上世紀60年代蓋的,已經出現下沉,雨大的時候屋里就會滲水。

          于恩江自學過瓦匠活,除了家里種地,有時候會在附近村里幫人修繕房屋,“你自己干也是干,干脆組個工程隊!眳尉S彬的一席話點醒了他。他開始動員有勞動能力的貧困戶,但有的怕累有的擔心欠錢,于恩江挨個做工作:“越不干越不想干!睅讉人的小包工隊很快就成立了,于恩江成為了致富帶頭人,除了他,別的領域里還有10幾名。

          “村里要發展,要先辦公司,”駐村工作隊沒來之前,村里沒有集體經濟,負債累累。駐村工作隊給村里的經濟發展指了一條路。2018年,村子里的第一家企業誕生了——黑龍江省蘇蘇藍宇農業發展有限公司,這也是縣里第一個村集體興辦運營的村級企業。

          在這個基礎上,占地1.5萬平方米的蘇蘇藍羽肉鵝養殖場成立了。除了140平方米的管理區彩鋼房,養殖場的其余工程建設就是于恩江帶著村戶完成的。

          “村里有村民養過鵝,肉鵝見效快!睘榱俗尨鍍晌厥懊裥,駐村隊希望村子的產業發展能讓村民們早點看到效益。宰鵝拔鵝毛需要勞動力,貧困戶張艷峰等15人參與進來,人均增加年收入1500元左右。

          為了進一步增加村集體收入,村里投資了50萬元入股蘇蘇東旺果蔬專業合作社,合作社用這筆資金種植葡萄、草莓、油桃、水蜜桃等10余種水果蔬菜,村集體年均可獲得收益4萬元。

          除了大產業還有小庭院。蘇蘇村離縣城不到4公里,村委會鼓勵村民在自家的院子里種辣椒、玉米等作物,養點家禽,拿到縣里賣。村民史洪才就利用了自家的庭院,種上了茄子等蔬菜,一年下來,賺了6000多元。

          “庭院經濟”漸漸成為了蘇蘇村脫貧致富的一個新引擎!巴ピ航洕辈粌H有種養,村委會也引導貧困戶開展手工藝生產,有的村戶家里還能開展鄉村采摘、農家樂來增收。

          村民有了家庭醫生和小藥箱

          蘇蘇村90%的貧困戶是因病致貧。在醫療上,村里落實了基本醫療政策,對貧困戶醫療費用報銷實行五重保障,癌癥等重病、大病患者得到了有效救助,還對66戶84名慢病癥患者辦理了慢病證。兩年來貧困戶131人次住院,享受到住院醫療費用報銷政策,累計報銷金額126.83萬元。

          這些政策讓大病纏身的李春林看到了希望。2012年,李春林患上肺癌,手術、住院、復查,把家里的積蓄也都折騰沒了。生病前,李春林家里養了幾十頭羊,還有幾畝地,日子過得還算可以,得病后,羊賣了,看著每天的藥錢,老兩口一臉皺紋、處處愁。

          駐村隊幫著李春林建檔立卡,大病醫療報銷的比例大幅度提高,靠著村里的產業,李春林每年還能有幾千元的分紅,加上土地流轉和打工的錢,老兩口已經達到脫貧標準。

          東北天一冷,村民們就不愛動彈,高油高脂的飲食習慣讓很多老年人患有心腦血管等慢性病。蘇蘇村建了一個1360平方米的文化休閑廣場,安裝了19臺套建設器材。村民們打籃球、跳廣場舞,晚飯過后,三五十人圍著廣場走圈鍛煉。

          李春林鐘愛活動室里的那臺紅雙喜乒乓球球桌,手術過后,為了鍛煉身體,李春林養成了每天去打乒乓球的習慣。每天早上,他晨練一個小時,回家吃點飯,就去打球,下午也要出來運動一下,他形容現在的生活美得很:“早間奔日出、晚間看晚霞”。

          兩個多月前,村民施秀芬家里的電視柜上多了一個藍白相間的小藥箱,這是駐村醫療隊的醫生送過來的。

          每天,到了藥點,施秀芬再也不用滿屋子找藥了。打開藥箱,治療高血壓、心絞痛的藥就整齊地放在里面。藥箱里還有一份家庭醫生協議書,上面寫著駐村醫療隊醫生的姓名和電話,醫生的手機24小時開機。

          村民不好好吃藥亂吃藥、對保健品廣告偏聽偏信,成了村醫們最頭疼的事。駐村醫療隊隊長李佳2017年被派到村里,后來,他把這種情況報給了縣里,今年,縣里開始給每個村子的村戶發藥箱。

          駐村醫療隊來了之后,會定期到每家每戶查體,施秀芬過去經常要去醫院,吃的藥也來回換,現在,她已經有四年沒怎么去醫院住院了。

          如今,村里村外提到蘇蘇村,大家再也不會皺著眉。蘇蘇村變成了全省農村思想政治工作示范點、佳木斯市脫貧攻堅教育培訓基地。各個村的工作考核上,蘇蘇村已經從“差生”變“優生”,登上了前三名。

          “干一天像一天,不干明天向后轉!比缃,呂維彬已經離開村子回到原來的工作單位,黨委書記齊更春一直用這句話鞭策著自己。

          脫貧之后的蘇蘇村正朝著振興致富的路上前進,齊更春計劃,要進一步壯大村集體經濟、增加村民的收入,在農業種植上,村里要形成規模,不能再各自為戰。村子里的年輕人不多,齊更春希望蘇蘇村奔小康的路上,還能看到更多年輕人的身影。

        責任編輯:工蟻
         
        五分赛车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