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small id="kqlsn"></small>
        <code id="kqlsn"></code>
        <mark id="kqlsn"></mark>
      1. 首頁|新聞|圖片|評論|共青團|青年之聲|青春勵志|青年電視|中青校園|中青看點|教育|文化|軍事|體育|財經|娛樂|第一書記網|地方|游戲|汽車
        首頁>>新聞 > 社會 >>  正文

        “樹洞”后面

        發稿時間:2020-12-11 06:08:00 來源:中國青年報 作者:朱娟娟  中國青年網

        黃智生向武漢科技大學師生講述他的樹洞救援。劉斌/攝

          “你還好吧?”

          這是樹洞救援團志愿者美麗在網絡上面對“樹洞寶寶”時,通常發送的第一句話。這位持有心理咨詢師證書、在中學教物理的老師認為,相比于“在嗎”等開場白,“你還好吧”傳遞給對方的關切與溫暖程度會高一些。

          關于“樹洞”,有這樣一個傳說:舊時,心里壓抑著秘密與困苦、希望可以傾訴而不被他人所知的人,會跑到樹林里找一個樹洞說出,然后將洞口封住,F在,一些人選擇在網絡社交媒體上,找個沒人認識自己的地方,傾吐心底的想法。

          “我有抑郁癥,所以就去死一死,沒什么重要的原因,大家不必在意我的離開。拜拜啦!2012年3月18日,網名“走飯”的江蘇女孩因抑郁癥自殺離世,這條33字微博的評論區,成為許多人傾訴的樹洞之一。

          “我想死也死得體面”“到處買安眠藥都買不到”“怕眼睛會哭腫”“能感受到虛擬的快樂最快的方法就是醉酒了吧”……2020年12月10日,“走飯”微博下的樹洞里,留言已近200萬條,幾乎每隔幾分鐘,就有新的留言出現。

          2018年3月,致力于人工智能研究的荷蘭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學終身教授、武漢科技大學大數據研究院副院長黃智生,注意到了這一現象。彼時,黃智生正與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安定醫院開展相關合作。

          可否通過人工智能技術,在樹洞中自動尋找、篩選出有自殺傾向的人群?黃智生嘗試開發了一款智能機器人,編號001。點擊按鈕搜索,機器人會通過算法識別“走飯”微博樹洞中有輕生傾向的人。每隔幾小時,機器人生成監控通報,推送給黃智生。通報包含留言者的留言內容、微博主頁等信息。

          對這些人群,根據自殺方式的確定性與自殺時間的緊迫性,黃智生將自殺風險分為了11個等級。0表示未見有生存痛苦類表達,10表示自殺可能正在進行中。一旦風險達到6級(已計劃自殺、自殺日期未明)以上,機器人會發出預警。

          找出自殺高風險人群,只是第一步。

          2018年4月底,001發現山東女孩蕊蕊在微博上說,打算五一假期燒炭自殺!氨仨汃R上展開救援!”那段時間,黃智生正籌備樹洞救援團,他當即發動“醫學與人工智能”微信群中的志愿者,成立“蕊蕊救援小組”。

          通過研究蕊蕊的微博信息,志愿者們找到了她所在的學校院系老師的電話,還在微博上與蕊蕊取得了聯系。原來,蕊蕊因失戀引發抑郁癥,休學在家。得知蕊蕊喜歡鮮花,志愿者們眾籌資金,每周匿名給她送花,還精心挑選了一些書籍快遞給她。

          同時,小組抽調了一名心理學專業的老師,每天陪蕊蕊聊天。蕊蕊情緒漸漸出現好轉,沒再提自殺的事。

          然而,6月中旬的一天,噩耗傳來,蕊蕊在微博留下一句“Bye Bye”,就永遠告別了世界。

          “這次救援,給團隊成員帶來的沖擊很大!睘榫热锶,救援團不僅成立了前方核心成員小組,還組建了包含20人的后方團隊,隨時提供方案探討、物資援助等支持。

          蕊蕊只多活了47天。作為后援團成員,湖北中醫藥大學信息工程學院解丹教授至今記得,整個救援團微信群一度“氣壓很低”。

          “救人絕非一件簡單的事!痹跇涠淳仍畧F內部,團隊將每個被施救對象稱為“樹洞寶寶”。大家意識到,機器人只能找出意欲輕生的“樹洞寶寶”,怎樣幫助他們重拾生的希望、繼而堅強地活下去?

          “救援有成功,也會有失敗,志愿者自我情緒調節也很重要!蔽錆h大學健康學院副教授楊冰香長期致力于自殺預防及危機干預、精神連續性護理等研究,她告訴志愿者們,危機干預只是一次短程心理干預,被救者能否繼續活下去,還需要來自社會與家庭長時期、較完善的系統性支持。阻止一次自殺,“樹洞寶寶”被救回、活下來的每一天,都有來自大家的一份愛心與貢獻。

          樹洞救援團隊撰寫了《網絡自殺救援指南》,從繪制救助流程圖做起,指南不斷完善,至今已是第11版,涵蓋了如何解讀監控通報、如何與“樹洞寶寶”建立聯系、如何成立救援小組、面向不同類別問題如何施救、什么情況下報警以及如何報警等內容,共106頁。

          根據指南,如果風險等級在8級以下,救援隊員需通過網絡私信,與“樹洞寶寶”取得聯系,緩解其自殺情緒,并爭取取得信任,建立穩定性交流。

          一旦風險在8級以上(在近日內自殺行動很可能發生),救援團隊即通過網絡信息分析等手段,尋找其家人、朋友,向他們預警,以阻止自殺行為。

          “這樣的救援,也往往需要多方合作!被昂蠋煛钡闹驹刚,是武漢市協和醫院一名醫生。兩年前參與的一次救援,讓胡老師至今記憶猶新。

          2018年5月的一天,樹洞機器人發來預警,廣西網友小禾自殺風險級別較高。救援團立即成立救援小組,胡老師分析其微博發布時間及內容后評估,小禾正在采取自殺行動!另外幾名志愿者立即檢索出當地報警電話、即刻報警。警方隨即趕到現場,對小禾進行勸阻并給予心理疏導。最終,小禾被救下。

          團隊統計的數據顯示,僅2018年下半年,團隊就對50名自殺風險極高的人及時干預、挽回了生命。

          在技術層面,黃智生不斷對樹洞機器人進行迭代。隨著抓取數據準確率持續提升,團隊發現,自殺風險在8級以上的越來越多,而團隊人力有限。

          2018年起,黃智生在北京、武漢等多地開展講座,介紹樹洞救援團隊,以期吸引更多專業人士加入。

          在武漢市青山區,美麗老師從2002年開始學習心理咨詢。2019年初,通過一次講座,她認識了黃智生,申請加入團隊。

          樹洞救援涉及救人生命,想要加入并非易事。

          “志愿者不僅要具備一定的專業知識,還需要心智成熟、情緒穩定,不計報酬、愿意奉獻!眻F隊規定,應聘者需參加線上面試,通過者方可加入見習群。

          成為見習隊員后,首先需學習樹洞救援指南,隨后參加團隊在每周二晚舉辦的線上培訓。來自北京安定醫院、湘雅醫學院、北京大學、中國科學院大學、北京自殺救助中心、武漢大學等院校與機構的專家,開展《自殺救助基礎知識》《精神疾病康復技術:理論與實踐》《網絡自殺救助:信任機制與救助策略》《危機干預的倫理問題》等授課,共20學時。

          在這里,專業素養始終被擺在重要位置!暗谝痪湓捲趺凑f,一定要想好!睏畋憬洺:蛯W員們講,在跟自殺風險等級高的樹洞寶寶聯系時,僅傳遞關愛是不夠的,危急時刻,必須讓對方感覺到你是專業的、權威的、有力量的。

          根據救援團的設計,非心理學專業領域人員,在不太緊急的情況下,為方便開展營救,可以化身同類人身份,開啟溝通。

          見習隊員參加完培訓,還需撰寫論文,并在老隊員帶領下參與實操,由團隊專家委員會綜合評審。

          志愿者美麗是在2019年下半年,通過重重考核后,正式進入救援團的。緊急救援,很快來了。

          2020年3月的一天,樹洞機器人預警,東部沿海省份的小茜準備五一期間燒炭自殺。美麗立即與其他幾名成員成立救援組,由她與小茜直接聯系。

          起初,小茜并沒理會美麗老師。得知她近期在一個微信約死群中比較活躍,美麗佯裝自己也不想活了,潛入其中,并漸漸獲取了小茜信任。小茜約她,5月2日在其出租屋內一起燒炭自殺。

          眼看約定時間越來越近,小茜仍一心尋死,美麗設法找小茜要到了手機號。5月1日,美麗發現,小茜可能提前一天實施自殺計劃!她當即給小茜打去電話,連撥5個,均無人接聽;另幾位組員給小茜發去一些關切、勸導信息,同樣無人回復。

          救援小組正準備啟動預備方案,好消息傳來,因為看到不斷有電話打進,有一些溫暖、有力的消息發來,小茜感覺“這個世界上還有一絲溫暖、還有人牽掛著自己”,她最終中止了燒炭行為。

          那次之后,小茜終于愿意一點點打開心扉!皹涠磳殞殏冊敢庹f出自己的痛苦,于他們而言就是一次進步,這時,要耐心傾聽,適當給予鼓勵與引導!泵利惪偨Y道。

          隨著小茜精神狀態漸漸好轉,美麗會隔幾天發一句問候,并隨時默默關注其微博、微信朋友圈動態。

          “通常,我愿意把自己想象成一棵樹,一直靜靜立在那里,不會打擾你;但這棵樹也是穩穩地在那里,讓你可以依靠,為你遮風擋雨!痹诮邮苤星鄨蟆ぶ星嗑W記者采訪時,美麗這樣定位自己。

          黃智生介紹,兩年來,團隊向高自殺風險人群中的10487人(次)伸出援手, 阻止了3289人(次)自殺。團隊成員已發展至近700人,以人工智能專家、醫學院教授、心理咨詢師為主,還有來自醫院精神科的負責人、參與科研的博士生、以及社會愛心人士。

          救援團隊也曾遭遇過誤解、指責。

          楊冰香在2018年10月加入團隊,參與的第一例救援對象,是武漢女孩莉莉。莉莉被救下來了,救援團隊卻差點被其父母起訴。

          那是2018年12月底的一天,莉莉在微博留言,準備去外地跨年,元旦回武漢就跳樓。根據救援小組了解的情況,莉莉已在醫院確診抑郁癥。隊員們聯系到莉莉兩位朋友,又設法聯系上其父母。

          “是你們了解我女兒,還是我了解她?”“我女兒從小這么優秀,怎么可能自殺?”莉莉父母一致認為女兒不會自殺,指責救援團隊干擾女兒的生活。

          2019年1月1日晚9時,莉莉果然站上了高樓邊,準備自殺。經救援小組報警,莉莉獲救。1月6日,莉莉再次進入一個QQ自殺群,救援小組再次將其解救。

          “拯救生命是最高的倫理!痹跅畋憧磥,跟救下一條命相比,那些指責、誤解“不算什么”。

          更大的質疑是,有人提出救援團隊此舉是“干擾別人死亡的權利”。

          樹洞救援團隊對參與救援的數千個案例梳理發現,絕大多數被拯救下來的人,最終都可能會從痛苦中走出來。黃智生曾撰文回應,“我們阻止你們選擇自殺,并非在干擾你們選擇自己死亡的權利,而是希望你們放慢腳步,不要輕易選擇死亡這樣一個不可逆的生命過程!

          因為諧音“不要死”,每年的8月14日,被團隊確定為“年會日”。這天,隊員們會在線上或線下相見。解丹很期待每次的見面與交流,她發現這些擁有專業知識與助人精神的專家、學者,在線下同樣可親可敬。

          2020年10月初,解丹通過網絡給蕊蕊的妹妹送了一杯奶茶。當初參與救援蕊蕊失敗后,她曾去了一趟山東,探訪蕊蕊的家庭。她希望以自己的方式,減輕蕊蕊離世對其妹妹的影響。

          解丹很珍惜身處救援團的這段時光,“它讓我的教學和科研不是停留在書本上!彼c團隊成員們合作進行了一些研究,根據統計數據分析,樹洞的主體人群是16歲-29歲的青年,深夜10時以后至午夜2時,是高自殺風險者活躍的時間段。

          在救援團,有這樣一條規定,如果發現“樹洞寶寶”自殺意愿強烈,主要由于嚴重抑郁癥等疾病導致,要首先與其家人取得聯系,動員送至醫療結構接受治療;如果頻繁出現自殺行為,要優先動員去封閉病房接受治療。

          “抑郁癥患者同時也需要長期穩定的陪伴!泵利愑X得,參與救援幫助別人,同樣拓寬了自己生命的寬度。

          物理課堂上講到杠桿原理,她會結合人生哲理,“有時你心里壓上了一塊巨石,不要怕,我們可以一起來尋找撬動它的支點!泵克蛣e一屆畢業生,美麗會留下手機號碼,告訴大家無論遇到多大的坎坷,一定記得給她打個電話。

          “我們要走的路還很長……”如今,黃智生研發的樹洞機器人已迭代至013號,這意味著,可以尋找出更多的“樹洞寶寶”。怎樣才能救下更多的人?新的課題擺在他和團隊面前。

         。ㄎ闹惺苤呒爸驹刚呙利悶榛

          中青報·中青網記者 朱娟娟 來源:中國青年報 

        原標題:“樹洞”后面
        責任編輯:高秀木
         
        相關新聞
        加載更多新聞
        熱門排行
        熱 圖
        五分赛车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