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small id="kqlsn"></small>
        <code id="kqlsn"></code>
        <mark id="kqlsn"></mark>
      1. 中國青年網

        新聞

        首頁 >> 社會 >> 正文

        身份證黑市里,網上買家有不少混跡夜場的年輕女性

        發稿時間:2020-11-21 08:07:00 作者:唐曉宇 強丹 中青報·中青網記者 李超 來源: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

         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訊(唐曉宇 強丹 中青報·中青網記者 李超)出門丟了錢包,順帶丟了身份證,這種情況屢見不鮮。隨著掛失和補辦手續日益便捷,丟身份證似乎不會影響到人們的生活,但貴州女子王女士的遭遇卻表明,丟身份證可不是小事。

          今年9月,王女士接受民警問詢時還有一些忐忑。當聽到民警說“今天我們來找你,是想了解一下身份證的情況”時,她才恍然大悟。最近一段時間以來,經常收到催債電話及信件,困擾了她很久,原來“禍首”是幾年前遺失的身份證。

          當時,王女士的身份證在出租屋被盜,她前往公安局掛失,并補辦了新身份證。不久,遠在老家的父親頻繁接到莫名其妙的催款電話,更收到來自外省寄來的催款信件,信件稱王女士在網上欠了別人很多錢。事實上,王女士從未在網上辦理過貸款。

          其實,王女士的遭遇只是一起身份證買賣系列案件中上千名被害人之一。今年11月19日,無錫市惠山區人民檢察院以買賣身份證件罪對錢某、楊某等犯罪嫌疑人提起公訴。

          蔡某向群主出售身份證1300余張

          蔡某系動車車廂設施檢修工作人員,負責在列車運行滿一定時間后,對列車車廂基本設施進行維護。工作中,他經常在列車座椅下發現旅客遺失的身份證,一般無人認領。于是,他將這些身份證帶回家中,久而久之積累了幾百張之多,他開始考慮如何處理這些身份證。

          2017年,蔡某在微信上加了一個好友,跟對方聊起身份證的事,并陸續做成幾筆生意,身份證賣出去每張價格50元。

          嘗到無本買賣的甜頭,蔡某開始更加留心機會,同時仔細搜尋乘客遺失的身份證,甚至一些乘務員撿到后沒人認領,放在柜臺保管的身份證,也被他尋機帶走。

          2019年,蔡某購買理財被套牢,為了堵窟窿急于弄錢。他在網上搜索“身份證”等關鍵字,加入一個微信群,跟群主聊起買賣身份證的事。

          交談中,蔡某了解到身份證售價有高低,一般行情是60后、70后身份證40元一張,90后女性身份證60元一張,其余均50元一張。

          蔡某和對方談妥價格,以快遞形式將幾十張身份證寄往指定地址。有了這次交易后,雙方聯系更為緊密。群主從一開始只要幾十張,到后來基本每隔一天都要五六十張。

          數月間,蔡某向群主出售身份證1300余張,獲利約6.9萬余元。2020年6月,警方在蔡某家中將其抓獲,搜到還沒來得及賣出的138張二代身份證。10月,蔡某因買賣身份證件罪,被判處有期徒刑五年,并處罰金二萬元。

          客戶既有“散客”,也有“批發”

          其實,這位群主的真實身份是出生于1986年的男子錢某。錢某有過盜竊前科,2016年因買賣身份證件罪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。

          2019年出獄后,一直無業的他仗著頭腦靈活,“什么來錢快干什么”。微信賬號、壯陽藥、假學歷證書……只要有人出錢,一切皆可交易。

          錢某有5個QQ和5個微信,方便進行各種交易。為其提供身份證的上家除蔡某外,還有“00后”楊某。今年4月,錢某在網上認識了遠在廣東的楊某,楊某稱手中有身份證貨源。雙方談好以每張80元的價格進行交易,約定在無錫某酒店碰面。

          見面后,錢某用網上購買的讀卡器驗證身份證磁性,確認楊某提供的是“真貨”,便爽快地付錢。

          拿到身份證后,錢某再轉手倒賣他人?蛻艏扔兄恍枇阈菐讖埖摹吧⒖汀,也有進貨量大的“批發”。

          錢某視購買數量不同,給予客戶們不同程度的優惠,單張身份證價格從200元到400元不等。

          假如客戶對身份證有特殊要求,如剩余有效期、所在省份、性別、年齡等等,錢某就會將存有身份證的百度云盤鏈接發給對方,讓對方自己在云盤中挑選,選中后用快遞發給客戶指定的地址。

          作為賣家,錢某服務也很到位,經常打出“干凈有磁無不良記錄”之類的廣告語,并提供咨詢服務,讓客戶熟記身份證信息,以應付檢查。

          有時,他還發布友情提示,告訴群內各位代理及客戶,已實名登記身份證的卡一定不能用作詐騙,不然大家都“吃不了兜著走”,并請各位代理提醒各自客戶用卡安全。

          實際上,對這些人買了身份證之后用于作什么,錢某并不關心。

          網上買家多為混跡夜場的年輕女性

          為掌握充分證據,鎖定蔡某、錢某買賣身份證犯罪行為,警方動用大量警力,對該案展開深入調查。值得注意的是,處于交易鏈上下游的犯罪嫌疑人中,出現多名90后乃至00后的身影。

          00后楊某是為錢某提供“貨物”的上家之一,手中握有身份證資源。其從學校畢業后,陸續干過一些工作。為掙錢,動起了買賣身份證的歪腦筋,從他人手中取得身份證貨源后,再高價倒賣給下家。

          錢某的下家之一是出生于1996年的廣東人馬某某。向錢某購買身份證約幾十張,由于量小,拿貨價格頗高,每張價格約200到400元。

          馬某買到身份證除滿足自己使用外,還賣到網上,一轉手就賣出400到800元的價格,掙得高額差價。買家多為混跡夜場的年輕女性,出手大方,也變相抬高了90后年輕女性身份證的市場行情。

          據警方介紹,他們逐一排查購買身份證的大批下家,大部分終端用戶僅購買1至2張,之所以花數百元高價購買身份證理由五花八門,有買高鐵票的、有為方便找工作、有用于酒店開房的。

          今年5月,警方抓獲正在進行身份證交易的犯罪嫌疑人錢某和楊某,現場查獲數百張居民身份證,并從錢某及楊某身上打開突破口,在數日內陸續抓獲分布于深圳、南京、杭州等地的多名犯罪嫌疑人。

          無錫惠山區人民檢察院第六檢察部主任王強表示,犯罪嫌疑人充分利用網絡資源,實現“不見面交易”,雙方商談交易是通過QQ和微信交友群等即時通訊工具,客戶依托百度云盤等網絡平臺預覽和挑選心儀身份證件,利用支付寶或者微信收取錢款。一旦達成交易,即通過快遞、跑腿等方式交付身份證件,交易極為隱蔽。

          警方偵查過程中,因犯罪嫌疑人往往冒用他人身份信息辦理微信、QQ、手機或支付寶賬號,給鎖定真正的犯罪分子帶來難度。

          王強提醒,居民身份證件是公民個人信用標志,犯罪嫌疑人購得他人身份證件后,極大概率會用于違法犯罪行為,如冒用他人身份信息辦理酒店入住手續、違規辦理銀行卡、開設“皮包公司”從事違法犯罪等,嚴重擾亂正常社會秩序、危害公平誠信的社會環境,也會對身份證件原主人的個人征信產生危害。

          對此,檢察機關建議居民加強身份證管理意識,同時建議公安、金融、交通等多部門進一步加強聯動,完善監管措施,建立失效居民身份證件信息核查系統,實現掛失后的身份證即時失效,從根本上堵塞管理漏洞,營造合法規范的身份證使用環境。

        責任編輯:hz
         
        五分赛车计划